ad1

                學生暑假過20天就被安排實習校方:不去拿不到學分

                來源:58HZ.CN    時間:2017-08-31 10:31

                近期,沈陽城市建設學院曝出學校強制學生到富士康實習,一個月多月后的今天,相似的情況在河北中國地質大學長城學院再次上演,而這次,學生甚至在臨行之前還不知道自己被安排去哪個工廠單位,具體做什么工作。

                學校通知實習:不去拿不到學分影響畢業

                1.除了考研的必須去(考研不過線的,明年1月份接著去補實習,否則同樣視為拿不到學分)2.除此之外的必須去,否則拿不到學分,影響正常畢業。現在統計準確的考研名單(之前如果有人簽所謂的考研協議,都不起作用,以本通知為準)

                學校初步確定8月29日-9月6日分批走,具體那(哪)批根據人數安排。

                學生暑假過20天就被安排實習校方:不去拿不到學分

                林波收到的實習通知。(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林波說實習都是以這種形式通知,從6月初第一次發布實習通知到最近的一次,都沒有明確告之具體地點、實習內容,更沒有說明工資工時等,而且他們對于實習單位根本沒有選擇權,都是學校統一安排,不去實習可能拿不到畢業證和學位證。

                當記者詢問是否與學校簽訂了實習協議時,林波表示并未簽訂實習的三方協議,但是學校下發了《中國地質大學長城學院頂崗實習申請表》和《學生外出實習、培訓安全協議書》,要求學生到了蘇州后統一填寫。

                記者發現,《申請表》學生意見一欄寫道:我自愿到xx單位參加實習,保證按時完成實習任務,實習期間注意安全,個人安全由本人負責。而《協議書》中只規定了甲方:中國地質大學長城學院和乙方(學生)安全事宜的責任義務,并未提及實習單位的具體信息。

                “聽說我們是到江蘇的一個電子廠實習。”林波告訴未來網記者,后來有學生私下詢問輔導員時也證實了這一點,工廠的名字疑似為“和碩”。未來網記者在地圖上搜索蘇州境內含“和碩”的電子工廠,發現有和碩電器公司和和碩聯合科技。其中,記者并未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找到和碩聯合科技的相關注冊信息。

                “學校強制要求學生到江蘇的電子廠實習,我孩子是學土木工程的,怎么能安排到電子廠實習呢?”林波的父親很質疑學校的安排。而林波告訴未來網記者,很多同學都對學校的實習安排不滿,一方面是認為專業不對口,另一方面則是學校強制實習不給學生自主選擇權的態度。

                學生暑假過20天就被安排實習校方:不去拿不到學分

                學生們在貼吧反映對實習不滿。(圖片來自貼吧截圖)

                學生暑假過20天就被安排實習校方:不去拿不到學分

                學生們在貼吧反映對實習不滿。(圖片來自貼吧截圖)

                未來網記者在中國地質大學長城學院的貼吧論壇里也發現了不少反對的聲音。有人表示:真的快煩死了,有必要去那樣長的時間嘛,還去那樣遠,從來不考慮我們的感受。而有的人表示自己已經完成或正在當地實習:一天實打實12小時,連軸轉,頓頓豆芽菜。

                學生暑假過20天就被安排實習校方:不去拿不到學分

                暑假突然通知實習剛回家里又到單位報到

                實習的不只是林波他們一個專業一個年級,而是“大三大四,好幾個系”都需要實習,林波估計“一共得上千人”。除了8月底9月初將要出發的這一批,6月份已經有一批學生被學校安排到揚州實習。

                劉佳佳(化名)是管理系學生,學校今年6月安排他們到揚州的美團參加為期4個月的實習,工作崗位是話務員。劉佳佳說,他們6月初快放暑假時接到學校通知,要求20天后到揚州實習。當時家在外地的同學已經買了回家的票,回了一趟家20天后又不得不折返到揚州。

                “白班最早是7點上班,5點下班,晚班最晚是下午5點到凌晨3、4點。”劉佳佳向記者描述其實習情況,白班的午飯從10點開始,45分鐘內完成,10點45到下午5點都在不停工作。

                “我們不是自愿去實習的,我們原本的計劃都被實習打破了。”劉佳佳說,他們有同學本來計劃利用暑假考證和考公務員的,但是學校以畢業證“要挾”就不得不來參加實習了。

                是否能自主實習?學校:上課也不能說自學吧

                “(實習)的事情是有,但是我們不是強制實習。你可以到我們學校看看是哪些學生愿意去,哪些學生不愿意去。100個人有1個人說不愿意去,那你聽到的是不愿意去的。希望你來我們學全面考察一下。”該楊姓主任回復表示。

                另外,當記者表示教育部規定院校開展實習活動,學生可以經本人申請,學校同意后,自行選擇頂崗實習單位,而并非必須到學校安排的實習單位時,楊主任立刻強調自己只“負責行政管理,不負責教學”,并表示自己的解釋已經超出職權范圍,希望記者找學校宣傳部門了解。

                不久后,一位自稱長城學院辦公室負責人的人聯系記者。他告訴記者確實有一部分學生參加實習,這些都在學生的培養方案里面。當記者詢問學生是否可以根據情況自主實習而不參加學校統一的安排時,負責人反問:上課也不能說自學吧。

                對于有學生反映強制實習等問題,他建議學生要先跟系里聯系,“我們有自己的二級學院,先聯系通知他們的老師。”

                記者隨后聯系河北省教育廳計劃反映相關情況,但多次致電無人接聽。

                學生暑假過20天就被安排實習校方:不去拿不到學分
                男女作爱免费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