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1

                互聯網醫療業面臨監管新規考驗

                來源:搜狐    時間:2017-10-17 11:26

                銳觀察

                夏金彪

                近日,一份國家衛計委印發的《關于征求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試行)(征求意見稿)和關于推進互聯網醫療服務發展的意見 (征求意見稿)意見的函》(以下簡稱《管理辦法》)在網絡流傳。《管理辦法》對開展互聯網診療活動的醫療機構制定了詳細規范,醫療機構、醫生都需要相應資質,醫療活動的范圍僅限于醫療機構間的遠程醫療服務和基層醫療機構提供的慢性病簽約服務。

                據了解,雖然《管理辦法》尚未公布,不過多位業內人士已經確認了其真實性。《管理辦法》規定了互聯網醫療的準入門檻,同時收緊線上診療范圍,這意味著現有的全部互聯網診療機構都需要重新申請資質,行業正處于大變動的前夜。

                近年來,國務院先后下發了《關于積極推進“互聯網+”行動的指導意見》《關于推進分級診療制度建設的指導意見》《關于促進醫藥產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關于促進和規范健康醫療大數據應用發展的指導意見》等文件,提出要充分發揮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信息技術手段在醫藥衛生行業發展中的重要作用,互聯網醫療也得以快速發展。

                國內以BAT(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為首的互聯網巨頭紛紛進入醫療領域。騰訊與“好大夫在線”合作,切入醫療服務市場;阿里推出了“未來醫院”計劃,對醫療機構進行滲透,通過支付寶對醫療機構開放包括賬戶體系、云計算、大數據平臺;百度則與智能設備廠商和服務商聯手推出“北京健康云”,與百度云形成對接,未來用戶可以通過智能設備,實時監測自身的健康數據。

                目前,我國互聯網醫院、云醫院、網絡醫院等正飛速發展,個別地區審批虛擬醫療機構的進度也在不斷加快。高瓴資本、紅杉資本、軟銀等多家投資公司已經向互聯網醫院產業累計注入了數十億美元的資金。據不完全統計,全國有80家左右的互聯網醫院,僅過去一年,新開張的互聯網醫院就有約40家,并且這一數字還在不斷增長。相比較互聯網醫院的快速發展,我國對互聯網醫院的管理還存在一定的滯后。

                醫療行業涉及人的健康和生命,具有高風險性,這就決定了對互聯網醫療行業的管理,要比其他互聯網行業更為嚴格。一般來說,對互聯網醫療的管理大致可分為兩類,一類是對涉及醫療核心診療業務的管理,比如網上看病、開藥等;另一類則是對診療以外非核心業務的管理,比如提供線上咨詢、掛號等服務。目前,我國對互聯網醫療開展診療以外的非核心業務,持鼓勵和開放的態度;而對網上看病、開藥等互聯網醫療的核心診療業務比較謹慎。此次《管理辦法》開始在行業內部征求意見,標志著互聯網醫療涉及診療業務的部分進一步收緊。

                《管理辦法》對互聯網診療機構提出了相應要求。比如,“互聯網診療活動應當由取得 《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的醫療機構提供”;“醫療機構開展互聯網診療活動應當由核發其《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的衛生計生行政部門備案同意,并在《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副本注明。”

                同時,《管理辦法》對醫生的資質、執業等也提出了要求,比如,“醫務人員開展互聯網診療活動應當依法取得相應執業資質,并經其執業注冊的醫療機構同意,在自己所注冊的醫療機構開展互聯網診療活動。”

                此外,《管理辦法》還對互聯網診療的具體內容進行了限定。比如,“允許開展的互聯網診療活動僅限于醫療機構間的遠程醫療服務和基層醫療機構提供的慢性病簽約服務。不得開展其他形式的互聯網診療活動。”

                應該說,《管理辦法》的出臺將促進互聯網醫療診療業務的規范,引導醫療機構開展互聯網醫療服務,以此加強上級醫院與社區衛生服務機構的聯系,進一步推動分級診療的開展。

                但也需要看到,《管理辦法》有利于實體醫院拓展互聯網醫療業務,而不利于互聯網公司開辦網上醫院。目前,問診是許多互聯網醫療創業公司的主營業務,而根據《管理辦法》可以判斷,涉及看病的在線問診屬于違規業務,今后這部分業務可能面臨關停。此外,《管理辦法》要求,醫務人員開展互聯網診療活動需要執業資質的同時,還需要執業注冊單位的同意,這將極大地影響到互聯網平臺所需醫生的來源,會促使互聯網醫療平臺除了與醫生合作之外,也不得不與實體醫院合作,增加互聯網公司開展互聯網醫療的成本。

                互聯網醫療業面臨監管新規考驗
                男女作爱免费视频免费